• 首页
  • 当前位置:江苏省电子信息产业门户 >> 行业资讯 >> 高端访谈 >> 信息产业 >>
     
    王子骏:做中国数据保护行业NO.1
    作者:未知    来源:广州日报    更新时间:2018-07-28 09:41

      王子骏:做中国数据保护行业NO.1

      从中科大“学霸”到美国顶级高校教授 因汶川地震回国创业

      王子骏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杜安娜

      “我们的目标是在数据保护领域成为世界顶尖企业。”广州鼎甲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子骏谈到未来目标,底气十足。

      十多年前,他在某国际顶级数据保护企业担任研发高管,带领团队一起开发了一款企业级数据保护平台。2008年,正在创业徘徊的时刻,王子骏回到中国探亲。目睹了汶川大地震后灾区大量数据丢失的窘境,王子骏下定决心回国创业。

      2008年王子骏决定从美国归国创业时,他不停奔波于中美两国,随时切换时差。如今,他不仅是美国一所顶级高校的教授,还“主政”了广州的高科技企业。两地奔波,他常常选择在夜间搭乘飞机出差,第二天一早出现在美国的大学讲台上,或是广州的办公室里。

      做软件营收6亿美元

      刚刚在美国忙完多个学生的论文答辩,又马不停蹄回到广州,还没来得及倒时差,王子骏就“连轴转”接受记者的采访,结束后,他已经订好第二天在中国另外一个城市出差的航班。

      如果不是2008年的那一次探亲, “60后”的王子骏可能不需要这么“拼”,他是一枚“学霸”,人生一路没有“走歪”。由于高智商加刻苦勤奋,1985年,王子骏以湖南省邵阳市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先后获得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学士和硕士学位。1993年,王子骏又以优异的成绩取得美国某顶级高校计算机系奖学金,开启赴美留学之旅。求学期间,他就已“投石问路”,到不同的IT企业实习。

      王子骏很快就展现出在计算机领域的才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他开发了一款屈光矫视系统,被欧洲和中东国家广泛应用。不久,王子骏被某顶级数据保护公司任命开发数据保护软件。2000年,该软件销售额超过了6亿美元。

      因汶川地震决定回国

      “积累了那么多宝贵的经验,我相信自己已经有实力创业。”王子骏跃跃欲试,当时他们的团队里也陆续有成员创业。不过,受签订的“非竞业协议”约束,他“辞职三年内不允许在同行创业”。王子骏仔细权衡,身为留学生,只能靠自己掌握的技术立足,在3年的“空档期”他选择先到高校任教。经过6年奋斗,他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并在高校取得了终身教职。

      任教期间,王子骏一直为日后创业做准备,他把自己开发的多款软件优缺点做了全面的分析,有针对性地设计出新的架构,打算在美国继续创业。当时,在美国创业的优势明显:整个数据保护行业近一半的市场在美国,而中国仅占1.8%。

      2008年,中国发生了汶川地震,地震后,他原本希望到灾区参与救灾,后来他遇到一些从灾区出来的人,给了他很深的感触:汶川叉车厂所有的数据和文档都因地震丢失了,十多年的心血全没了,更有个别银行甚至房管局的数据也全部丢失了。

      王子骏带着扭转中国数据保护技术落后的抱负,下定决心回国,想把事业做起来。第一批创业资金融了1000万元,都是同学、朋友投进来的,所有人一心想把事情做好。

      说服大家认同数据保护这个新兴事业,王子骏有三个理由:第一,当年全球数据保护市场共120亿美元,中国市场大约占60亿元人民币。而他做的产品竟占了20亿美元,“我一定能做好这件事”;第二,中国这60亿元人民币的市场,99%是国外产品,中国一定可以做出自己的产品,把它发扬光大;第三,中国人将来一定会越来越注重数据安全问题。

      最苦最累的头三年

      从最初3年的亏损到如今成为国产数据保护产业的龙头,这10年王子骏走得非常不易,最苦最累的是头3年。

      王子骏说:“回国初期,过于理想化,以为很容易就可以把在美国任教期间设计的软件基础上做出产品。”结果发现中国找不到懂该领域的技术人才。王子骏只好把办公室拿来当课堂,先在中国高校里找到多名本科毕业生,“只要这些学生对技术热爱,对这行感兴趣,就招进来培养”。

      一开始,他招了15个人,让他们先从修复美国带回软件的bug开始做起,没想到,“搞了3个月根本推不动”,王子骏只好将项目暂时封存。先向这些技术员工授予知识,从基础打起,他把团队分成了几个小组,分别专注于不同类型数据的备份,手把手地让他们慢慢上路。

      除了人才,资金也是很大的挑战。一开始,王子骏是按照2008年回国创业的成本做预算。所以到了2011年,已经山穷水尽,亟需融资,“我做的事情也不是投资者们眼中的‘风口’行业,没有钱愿意投进来”。最困难的时候,他甚至找了高息借款,“我有三个月时间没发出工资”。其间,也有一些企业想收购他们,但王子骏认为,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多款产品做到国际领先

      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王子骏的资金很快耗尽,但是始终相信一个理念:中国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数据保护平台。

      当时,央企中国电子有一个自主可控的项目,给高级政府部门做OA系统,要求所有硬件都要用纯国产产品。但在容灾备份(指灾害来临时帮助企业备份重要信息)软件领域,他们寻找良久却未果,最后找到了王子骏。

      “他们把我们的产品拿去做测试,在数据发生风险时,我们仅用了10分钟就把数据全部恢复了”,产品实力经得起验证,从那时起,王子骏的产品开始打开市场。

      “2015年,销售额500万元,2016年就达到了6000万元,2017年突破1亿元,2018年预计达2亿元。”此外,他的产品还瞄准了美国、欧洲、东南亚市场。

      回头看中国市场,王子骏感叹:“公司在快速成长,评估今年的经营情况,我们能做到国产容灾备份市场的NO.1。”

      这几年,王子骏的产品打破了国外产品在中国的垄断,而且在CDM、重复数据的删除、任意时间点恢复、连续备份等技术领域做出了多款国际领先的产品。

      “中国人在基础软件上,包括容灾备份软件没有一家上市企业。”不过王子骏相信,迟早一定会有。

      对话:为了中国数据安全事业努力

      广州日报:你现在一边在美国大学任教一边在中国创业,精力忙得过来吗?

      王子骏:我1~4月份在美国上课,主要带博士,给本科生上课。一年有一大半时间在中国。因为中国的春节假期延续的时间比较长,我就把这段时间用在美国工作。坚持在美国任教的原因是为了更好地保持与世界先进技术的联系和感知力,也可以了解更多前沿走势,有助于对未来做精准判断。

      广州日报:你回国后,做了哪些方面的技术创新?

      王子骏:之前我封存的产品已经没做了。现在,跟着计算机IT发展去发展,比如数据存储备份原来是硬盘、后来是磁盘阵列,然后是小型机,后来是云、分布式存储,我们要根据技术发展做不同的容灾备份软件。

      比如两年前在研究CDM技术,现在已经是中国第一家被采用了。还比如滑动重复数据删除技术是我们独家的。另外,还有相应的微创新,比如分布式数据库的备份,开源数据库的支持,对国产数据库的支持,都做了很多创新。创新才能领先。一天停止创新,一切就落后了。

      广州日报:你现在的竞争对手是谁?

      王子骏:主要是国外的大型企业,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我用了3年时间就已经在技术上领先了。而且,我们是第一家被世界五百强企业使用的国产产品企业,第一家在中央部委使用的,也是第一家进入国有四大银行的,这些以前都是外企的地盘。

      广州日报:你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王子骏:首先是在容灾备份领域做到世界顶尖,其次是打造围绕数据做一个国际型企业。现在以容灾备份为核心,做数据的存储、保密、加密,往上做采集、分析、脱敏、数据交换,再往上做数据挖掘。现在已经从一个信息技术时代,进入到数据技术时代,所以我希望在广州开发区建一个数据学院,相当于产学研基地。我们可以围绕这个数据学院,引进各种数据公司,同时做一个培训机构,培养人才。

      大家目标是一致的,为了中国数据安全事业和未来而努力。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曾雪 

    相关阅读

      明星企业更多>>
      无锡新吴:项目为王招大引强 打响高端"产业牌" 借智引才垒起创新“高峰” 昆山开发区加码智能制造
      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常州格力博有限公司
      通鼎集团有限公司 江苏创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江苏赛迪恒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江苏迪飞达电子有限公司
      我要投稿
      中关村 2014江西省互联网大会